艾克森:我想重回中国 想为中国队战斗!

模糊的画面里,依然能够发现那个典型的巴西身影。一脚高难度的倒地铲射,皮球犹如醉汉一般,踉踉跄跄的飞入网窝。

这是中国归化国脚艾克森回归巴西后,打入的首粒进球。这场比赛,艾克森所在的格雷米奥以5-0大胜对手,拿下了南里奥格兰德州职业足球锦标赛的冠军。

“你问到我了。我也想知道怎么用中文说‘冠军’。在中国举起这么多奖杯的我,现在忘了怎么说了,我欠你一次。”

回到家后,艾克森更新了自己的社交媒体,晒出了自己与奖杯的合影,照片的左下角,用汉语打上了两个字:

见到艾克森时,这位中国国脚正在家附近的沙滩上踢足球,欢声笑语间,一个词语显得格外清晰,翻译说那个词是朋友们给艾克森起的绰号,其含义为:

而当再度提起中国和那段近十年的中国岁月,艾克森用了一个奇妙的比喻——联姻。

2013年初,当时还叫埃尔克森-德-奥利韦拉-卡多索的巴西少年,登上了飞机,开始了一段长达20个小时的旅途。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长途旅行,也是他足球生涯的第一次大迁徙。起飞前,妈妈给艾克森发了一个短信,她写到:

这句告别的话语,像是一把新世界的钥匙,打开了那个远在万里之外的城市大门——几乎就在同时,广州队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艾克森,不,准确的说是埃尔克森即将加盟的公告。这篇官样文章用词如天花乱坠,称埃尔克森是新一代浩克、巴西天才、巴西杰拉德。

这样的表述让人感觉广州与艾克森的结合如天造地设一般牢固。但实际上,就像当时的艾克森不知道哈尔滨距离广州有3000公里的路程一样,对于这个他将托付未来的球队,对于这个改变他人生轨迹的国家,他依旧如白纸一般知之甚少。

“我之前对中国了解不多,毕竟那个时候在巴西还是很难看到中超联赛的。更多的了解来自于孔卡的转会,这是一件比较瞩目的事情。”

虽然这么说,但相比于初来时心高气傲的孔卡,艾克森显得更加亲民、更加接地气,他从不拒绝任何球迷的合影,很快就适应了中国独特的烹饪方式。

更重要的是,他以惊人的速度融入了中超联赛。头一个赛季,出场28次斩获24球。第二赛季,出场28次斩获28球。这种现象级的数据让所有中超队、甚至是亚洲队都倒抽凉气一口。

在恒大三年两夺亚冠的神迹中,尽管换了不同的世界杯冠军级教练,尽管更新了世界杯冠军级的队友,但在最关键时刻帮助恒大打破僵局的,依旧是这个长相憨厚,性格温顺而不失霸气的巴西少年。

但这些过往的辉煌,在现在的艾克森眼中,似乎并没有掀起太多记忆的波澜,在问起他心中最喜欢自己的哪个进球时,他说:

“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广州德比,我想通过这场比赛向广州队球迷表露我的决心,那一天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一天。”

“我能够做的就是在球场上用自己的表现来回报大家的关爱,中国球迷的素质都很不错,这也让我们场下的生活可以过得很祥和。”

正是这样的祥和,让艾克森无论是在恒大还是在上港,都获得了超高的人气。而六年时间接连效力于两大豪门球队的经历,也让球迷们看待这位异国小伙时,放下了隔阂与成见,如艾克森说得那样,完成了一场中国足球与巴西足球的“联姻”。

这一天,艾克森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正式宣布,自己已经完成入籍,成为了一名中国人。他用中文写到:

“今天,我想告诉全世界:我正式开启了全新的征程,我是中国人,我要回报这些年来,你们对我所有的爱和关怀。”

“当我正式接到入籍邀请的时候,我感到很开心,也告诉了我的父母,他们都很支持。”

尽管记得接到邀请时的细节,但他已经实在想不起是谁给他取了这个叫克森的中文名字。在归化传言四起的时候,有人爆料时把艾克森写成了艾吉森。但无论是艾吉森还是艾克森,相比于洛国富的寓意深刻,总是显得多了些随意。

2016年里皮首次执教国家队的时候,曾有人声称从内部渠道获得消息,里皮执教国足的条件除了高薪外,还有归化球员的承诺。但在随后的亮相发布会上,里皮明确否认了这个传闻。结果3年后,里皮二进宫的同时,国足接连迎来了有血缘归化的李可和蒋光太,以及无血缘的艾克森。前后的时间差颇为诡异。

但诡异,并不影响外界的各种看好,毕竟归化球员入国足的事喊了几十年,此刻终于落实,总不免有些许的期待。这期待既来自中国球迷,也来自艾克森自己。

首次进入国足集训名单时,艾克森激动的早上4点就起床收拾。首场比赛对阵马尔代夫,伴随着艾克森高唱国歌的画面,中国足球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刻。那场比赛,艾克森把自己的父母从巴西请来,让他们在看台上见证自己儿子人生中的关键之战。而比赛的结果也很友好,艾克森头顶脚踢梅开二度。

“对马尔代夫的比赛真的很开心,因为我的父母在现场看了我的国家队首秀,在比赛中我进了两个球,对我来说那是个很特别的夜晚。”

但这个特别的夜晚还有一个小插曲,通过转播人们奇怪的发现艾克森穿了11号而非他总穿的9号。对此,艾克森解释说,当时的号码不是他选的。

“是分配给我的11号,后来我向球队申请了穿9号,我感觉不穿9号的时候都不是我自己了。”

赛后,日本媒体称赞艾克森是“犯罪式前锋”,一向正统的国社,也称赞艾克森积极融入国足的状态很好。只有韩国媒体有些不合时宜的说:

第三场比赛,国足0-0闷平菲律宾;第四场比赛,国足客场1-2不敌叙利亚。赛后,有些激动的里皮在发泄完不满之后,宣布辞职。而后李铁上位,开始了中国本土少帅与归化球员之间的相爱与相杀。

当一切尘埃落定,在回忆起李铁和里皮两位主教练时,艾克森表示,很难将这两位教练进行对比。

“里皮离开国家队的决定让我们都感到很意外,可能他当时已经感觉到了疲惫,以至于这么快地做了这个决定。之后李铁上任了,他此前也在广州队担任过里皮的助理教练,相对来说他更有激情。”

“我想我们很难去对比不同的教练,因为他们各自都有自己对足球不同的理解。”

尽管这么说,但仍能在言谈中听到艾克森对里皮的称赞,而对于李铁,艾克森表示虽然理解其在用人上的决定,但也直言,在执行一些战术时会有点“不舒服”。

“我觉得当时也确实没办法让所有入籍球员同时登场,李铁对于比赛也有自己的布置,他和里皮的战术理念也完全不同。”

“那时,我们的角色更多偏向于帮助球队防守。我们当时没有那么大的进攻自由度,踢得不是那么舒服,可能确实对我们的表现会有一些影响吧。”

在提到具体比赛时,艾克森说自己最遗憾的一场,是12强赛“主场”对阵日本的比赛。

“我甚至感觉我们当时没有上场去踢足球,当然,日本队的整体实力在我们之上,但是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尝试去做得更多的,然而我们在场上完全是在防守。”

“我们可以去试着和日本掰掰手腕,我们有点过于尊重对手了。我和武磊当时在本方的禁区前沿盯防对手的后腰,那我们就不可能在进攻的时候做得更多。”

“我觉得我们可以输,但是可以更加进取。失利是体育运动的组成部分之一,当然没有人喜欢输,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同一个层面上去拼对手。”

而对于那段跟随国足漂泊,封闭,集训,比赛的日子,艾克森在回忆时,用了一个词来形容:

2021年,由于疫情的影响,国足失去了所有的主场比赛,把阿联酋的沙迦定为了临时主场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整个国足有近半年的时间是在外漂泊,无法回家。而12强赛糟糕的战绩,又一次次的让他们陷入到舆论的口诛笔伐当中。

“我想在国家队踢球,外界对于成绩的要求会更高,这个对于我们球员的发挥有一定的影响,特别是一些网络上的消息和评论。”

“对于我来说,因为语言的关系,我不会受到这些影响,当时只想着上场好好比赛。同时疫情也对于十二强赛的表现有一定的干扰,我们很多的比赛都放在了迪拜(沙迦)空场进行,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我们在酒店度过了很长的时间,大概要训练一个月才有一场比赛,这个也增加了我们心理上的疲惫。”

“我们确实没有发挥出全部的能量,没有办法做到最好,所以也没能对球队起到更大的帮助作用。”

但这一切的争议,对于艾克森来说,都随着与澳大利亚比赛的一声终场哨而结束。

那场比赛第68分钟,他在澳大利亚禁区内争抢时制造了一粒点球。随后,武磊主罚一蹴而就。这场比赛成为了艾克森在本届国足12强赛中的绝唱。

与此同时,在广州队连续欠薪数月的情况下,艾克森决定离开中国,离开这个他效力了近10年的联赛,离开这个曾经把他捧上神坛,又迅速让他落回人间的地方。

离别那天,在众多广州球迷的注视下,艾克森一手抱着他的小儿子,一手向人群挥舞致意,就像他当年来时的那样。只不过这一次,周围球迷的脸上不是笑容,而是口罩。

休整了半年后,艾克森以外援身份,加盟了巴乙球队格雷米奥,却在斩获首球后再度受伤。

“对于我来说这一年是挺不容易的,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系统地训练和比赛,而我在接到格雷米奥队邀约的时候,他们已经正式训练、比赛了两三个月的时间,而我当时几乎是从零起步。”

“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很大的伤病风险,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系统训练了。最后很不幸,我遭遇到了前一段时间的伤病,这让我很难过,我也再次错过了两个月左右的比赛。”

“巴乙联赛转换比较多,没有太多技术层面的比拼,客场的比赛总是十分困难。中超联赛的节奏会更快一点。”

能有这样的对比,是因为艾克森没有中断他对广州队的关注,他说他还和黄博文、郑智保持着联系。他知道自己昔日的队友们已经变身为教练,扛起这支曾经无比辉煌的球队继续前进。

“他们曾经是非常成功的球员,热爱足球,也希望可以为中国足球做贡献。我很高兴看到他们成为教练员,执掌广州队。”

但谈及广州队的现状,艾克森的脸庞闪过了一丝伤感,他说他对广州队现在的成绩难以置信。

“我感觉很伤心,广州是一家亚洲范围内的大俱乐部,在很短的时间里,我们取得了很多的荣誉。”

“我确实是很难过。广州队的球迷是很棒的球迷,一路追随着球队,希望广州队可以快点好起来,继续为他们带来快乐,希望可以看到广州队回到中超豪门行列的那一天。”

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倒流回2021年8月11日,倒流回广州队对阵青岛的那场比赛,或许人们在庆祝进球时,会更加用力一些。比赛第50分钟,艾克森接邓涵文的回做,在点球点附近起脚爆射,完成帽子戏法。

不过,艾克森认为,自己和中超的缘分还未尽,自己和中国的缘分还未尽。尽管格雷米奥已经冲上巴甲,但这位中国外援还是与球队选择了分手。对于未来,艾克森坦言,想回到中国,想回到中国国家队,想为国家队出战亚洲杯。

“我和我的家人都希望能够回到中国,在巴西的这段时间给了我和我的家人一个很好的计划调整自己,因为疫情的原因,分隔两地很不容易。我想回归国家队,想参加亚洲杯,想参加高水平的赛事。我认为回到中国会让我距离国家队的视野更近一些,重新获得为国效力的机会。”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